沒穿內褲的女學生安琪

今天是我生日,一大早起床,身下的小弟弟就勃起,想像著和自己偶像做愛的場景,正到精彩階段時,媽媽一聲,起床!快遲到,打擾我的夢中的情景,我馬上穿起衣服,連早飯都沒有吃,急忙的去上學,快到學校的時候,看著手錶,心想快要遲到,還差五分鐘就要上課了,我飛奔向教室。離教學大樓還有兩百米的距離,而這堂課的教室,在五樓……我可不想在大學第一堂課就遲到,特別是據說這門課的教授最大的壞習慣就是點名,我不想第一門課被當掉,就得在剩下的五分鐘之內,穿過這兩百米的距離,爬上那五層大樓,然後在他念到我名字的時候適時地吼出一聲:“到!”才保住我寶貴的學分。

不知道我的身後有沒有帶起一串殘影,眼看著只要再衝過前面的走廊,就能邁上樓梯了!我興奮地大吼了一聲,正當我以風馳電掣的暴走速度衝過樓梯的時候,耳邊傳來了一聲少女的尖叫,緊接著我一頭撞上了一個柔軟芳香的身體,那個少女又是一聲嬌呼,摔了個仰面朝天。

我摸著撞痛的頭剛要道歉,可看到她那一雙露在短裙外修長白嫩的大腿時,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,一時間什麽話也說不出了。由於她摔到在地上時,裙子自然的向上翻起,我的目光竟可以順著她白嫩性感的大腿一直看到她的雙腿之間,就在她飛快的把雙腿合上的一瞬間,我已經瞥見了那雙長腿深處柔美而淫靡的粉嫩花瓣——她竟然沒穿內褲!我的頭腦一熱,鼻血差點噴出來。

「嗚~~討厭!撞的人家好痛!」她嬌聲呻吟著。纖長的手指仿佛拍打灰塵,很自然的把裙子下擺整理回原位。「對不起了!對不起了!」我一邊道歉,一邊扶她起來,突然一陣少女的幽香沁入我的鼻中。

她知道我發現了她的秘密嗎?我不由偷偷看了她一眼,正好和她窺探我的眼神碰了個正著,這真的是一個無比正點的美女!長長頭髮披著肩,天使般的臉蛋,眉毛彎彎仿佛新月,鼻子挺直,嘴唇紅潤,最勾魂的是她的眼波又媚又軟,隱約透出和她清純臉蛋極不統一的一股浪勁!

和我的眼光一碰,她的臉上立刻飛起兩片紅暈,眼神仿佛更要滴出水來,卻強裝出一副很無辜的表情——她知道我看見了!這個外表清純實際淫蕩的小美女,昨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慰慰爽過頭了,所以早上不但快遲到了,還慌得連內褲也沒穿。

我忍不著瞄了一眼她的胸部,淫褻的想:她不會連胸罩都沒戴吧!這小美妞的胸不是一般的豐滿,原本就緊身的上衣更繃得緊緊的貼在身上,顯露出她魔鬼般的曲線!我扶著她慢慢站起來時,輕而易舉地就從領口看到了她雪白赤裸、渾圓堅挺的半個乳房。我的眼珠幾乎粘到她的乳房上。想不到我們學校竟有這麽一位性感尤物,我新生訓練時怎麽沒見過她呢?好像我這是第一天上課來的,真是汗顏!

她剛剛站直,突然腳下一軟,「哎喲~」一聲,豐滿柔軟的身體居然倒在我懷裏,我的胸上立刻感到一陣陣乳浪擠壓!我靠——這不是在做夢吧!小弟弟哪裏按捺得住?立刻硬邦邦的翹了起來,頂在她的小腹上。

她用力彈開,悠悠的瞄 了我一眼,低聲說了一句:「討厭~」,揀起書,扭頭就往教室的方向跑。我楞了好一會才連忙追上去,叫道:「對不起了!請問你叫什麽名字!」她腳步不停,回頭說道:「不告訴你!我快要遲到了!」

我如夢初醒,大叫一聲“靠”!發足狂奔。然而晚了,我眼睜睜的看著她像一只小鹿般竄進五樓的教室。等我氣喘噓噓的趕到時,迎面而來是眼鏡教授那不滿的眼神~~他剛剛合上了點名簿~~

過了幾乎有十多分鐘,她遞紙條過來:「時間?地點?」我立刻扭頭看她,她彎彎的眼睛也似笑非笑的看著我,天使般的臉,眼神卻那麽的浪。我立刻回答:「晚上,我的公寓。」她回說:「但有一個條件。」「說!」「你白天不許再碰我!」「OK!」

於是開始像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一樣輕鬆愉快的交談,我才知道,她家也挺有錢的,跟我一樣住的是學校附近的高級公寓,四房三廳的大套房,像我們一樣也是供四人居住的,每人都有一個單獨的臥室,不過她的套房現在暫時只住了三個人,還有一間臥室空著。

我趁著沒人註意的時候悄悄問她:「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自慰了?」她用課本狠狠的打了我一下,徹底扼殺了我對這個問題最後的好奇心。由於兩人都對晚上即將到來的旖旎風光有所期待,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身體漸漸起了變化。她的臉常常莫名其妙的發紅,胸口一起一伏的喘氣,眼神越來越水汪汪的,不時和我交換一下曖昧的眼神。

我也忍不住心跳加快,血液沸騰,小弟弟不斷揭竿而起,我有些後悔為什麽不把時間定在中午~~時間過的很慢,我根本沒心看書,坐立不安的,安琪卻端端正正的坐著,一絲不茍地聽課,我不禁對她有些佩服。

這時外面天黑得像是要下雨了一樣,明明是上午,卻陰暗得像是到了深夜,我正在百般無聊之際,教室裏明亮的光管閃了幾下,熄滅了。啊!停電~~女生的尖叫和男生的歡呼頓時響徹了整個教室,要是在平時,我一定是男生中叫的最響的一個,然而這一次,就在教室裏變得一片漆黑時,我的心中不由的一動,一聲不吭攬住了身旁的纖腰,一具溫暖柔軟的身體撲到我的懷裏。懷裏的美女「恩」了一聲,沒有反抗,我當然不會客氣,手指輕車熟路的摸向她短裙內的水蜜桃,她在我懷中顫抖著,溫暖粘滑的蜜液不斷溢出!

突然,小美女猛的一口咬上了我的肩頭,我痛的剛要慘叫,兩片甜軟濕潤、吐著溫熱氣息的唇貼上了我的嘴唇。

我摟緊她纖細的腰肢,舌頭和她滑軟香膩的舌頭瘋狂的糾纏著,手提起她的裙子,讓她雪白性感的翹臀暴露在黑暗中,她坐到我的大腿上,熱烈地吻著我。我的手滑入她的胸前,她兩只飽滿堅挺的乳房又大又圓,充滿了少女特有的彈性。抓上去柔膩綿軟舒服得要死,我用力撫摩著她高聳的乳峰,捏著她漸漸發硬的粉嫩乳頭。她在我的耳邊不斷發出低聲壓抑的呻吟:「啊~哦~~我~好熱~~」我的小弟弟早已經高高的翹了起來,一只纖手探了下來,「噝~」的一聲拉開拉鏈,直接把它從內褲裏掏了出來。

停電好像好一陣子會無法恢復的樣子,因為一個工友跑進來說這是一次罕見的分區斷電,教授隨即宣布下課,不過因為外面也是黑得驚人,所以大部分同學都不願意回公寓,特別是女孩子們,更不敢回去,反正到處都沒電,不如呆在人多的教室裏還安全些,因此教授雖然走了,教室裏卻仍然留下了一大半的同學。

我哪顧得上這些,安琪那纖柔的手指溫柔的握著我的整根肉棒,不斷地愛撫著,她緊握著陰莖身上下擼動,用拇指摩擦著脹大的龜頭,纖長的手指反復擠壓肉冠下方那些敏感的肉摺,時而緊套著肉棒,用那柔軟濕熱的掌心來回搓揉著。我的肉棒在她的不斷挑逗下早已硬如鋼鐵,又長又粗的勃起,她兩個手一起才能完全握住。

她一只手扶住我的陰莖,讓它高高指著天花板,安琪的身體在黑暗中悄悄挪動。我的龜頭忽然感到一陣難言的酥麻快感,敏感的肉冠已頂上了一片柔軟濕熱,緊接著,整個龜頭被一個粘滑、濕潤、火熱的肉腔綿延緊密的包圍起來。我舒服的呻吟了一聲,肉棒愈發硬挺。

「才不要~~」她撒嬌般的在我懷裏扭著,「我不去!」「為什麽,你不想要內褲麽?」我的手悄悄探進了她的腿間,那淫穢的花瓣間,還粘乎乎地流淌著膩滑的液體。「我自己去買……再去你那裏的話……我會被你做死的……就像剛才一樣……好幾次我都以為自己已經死了……」安琪低聲地說。如果是在燈光下,一定可以看到她臉上泛起的淡淡紅暈。

我抱著她,呵呵的笑了,知道這個小美女是徹底被我征服了!就這樣,在上大學的第一天,我就認識了我的第一個女朋友,並且在課堂上奪走了她最寶貴的處女貞操!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
相关推荐
评论 抢沙发